鲈鳗仁——10-唱词扬名

鲈鳗仁——10\唱词扬名
十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褚银伯在码头上看见鲈鳗仁,喊道:“老周,我刚要去找你,你来得正好。” 鲈鳗仁自忖着,又有什么差事需求我帮助了?迎头就问:“褚银伯,有何贵干?” “中仓宫明日要做儆,叫你去演两场布袋戏。”褚银伯说,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银元,“这是定金。” 良久没有人请鲈鳗仁演布袋戏了,一起,他也良久没有扶摸这些银元了。他双目紧盯着袁世凯头像;伸出双指,悄悄拿起,放在嘴唇边;猛地一吹,拎在耳边嗡嗡响。笑道,“是真家伙!我就知道,褚银伯对我最好!有功德,总会惦记着我。我请你,去喝一杯。” “不用了。” “今日快乐,来了。” 两人就到青田姆小店肆,要了半斤地瓜白酒,一小碟花生,对饮了起来。青田姆见两人兴味盎然,从货台后端出一小碟乌贼干;自拿一酒盅,斟上,说:“今儿快乐,陪两位老爷子喝一杯!” 人逢喜事精力振,鲈鳗仁不由地哼唱了起来,洞头列岛岛名诗: “温州对面洞头山,百岛山屿有名声;先讲朝凤两条龙,何故无出君王身。 有出铜盘紫头凤,连出双凤无正宫;巨细民府无官做,冬瓜虽大不生藤。 大鞍对面是南龙,有鞍无马跑不可; 有出蚊屿不叮人,北麂被贼来强占,关帝土地无显灵。 铜钟无锤敲不响,壳菜无肉空留名;牛皮张鼓敲不响,车机缺耳不成形。 巨细章鱼无上市,四季交代无情人;东片也出一石佛,石佛拜海不显灵。 也出平顶一校场,校场平大不练兵;有出大坑无流水,坑下有水满平平。 西坑有个石灼台,此灼焚烧不发光;有出小瞿无人占,千年中瞿步难行。 巴廊无肉煮不熟,白露无翅飞不可;判官庙中翻下海,紫梳无篦难梳成。 有鼻无牛难牵行,四屿五屿迭一屿,五屿香花进朝庭……” 记住那天,他约了几个朋友,摇着小舢板去大瞿岛旅行。但见大翟岛东南面悬崖峭壁,岩石奇形怪状。或人或物,活灵活现,形象传神。 小舟上岸,一片金色沙滩;山道弯弯,草木生气勃勃,一棵棵桃树花团簇拥。爬到山顶,极目远眺,洞头百岛就在眼前;宛如颗颗珍珠,散落玉盘,装点在苍茫碧水中。他一时诗情大发,创意由心而生,思绪万千;生于斯而长于斯,不由脱口成章。 后来,有些老渔民,就教训那些新下船的水手,把鲈鳗仁这首诗背熟;东西南北就分得明,行船就不会苍茫;比如指南针,懂得找到回家的旅程。 “连出三策无巡案,将军骑马步难行;百线无空难穿绳,湖泽江山生在海。 双排将相分两片,四将盘花战一将,五将盘花一条龙。 有簊无耳难提起,也出东边斧头星,此斧出战不伤人。 里边有出一竹屿,水竹张弓做不成;竹屿内面茄箩屿,茄箩不是办菜行。 万船过此提不成,茄箩屿内仙叠石;神仙叠石看分明。 炮门好进一石狮,圆屿对海正面摆; 铁桶江山出在海,签筒笔架随水来;抢来抢去参半屏。 若问此诗啥人作,洞头渔岙鲈鳗仁。” 他的歌声,引得码头上交游行人的围观,里三层外三层,一时风雨不透。从此,他的唱词,比演唱布袋戏,愈加知名了。